日本作家夢枕貘

2019年12月15日11:56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日本作家夢枕貘。攝影/于凱

人民網成都12月15日電 2019中日韓名記者對話會今日上午在成都召開,此次對話會以“邁向新時代的中日韓文化合作”為主題,邀請中日韓三國媒體界、文化界的領導和代表與會。

日本作家夢枕貘在會上作主旨演講,以下是演講全文:

我是夢枕貘,今天我受邀參加韓國、中國、日本媒體的交流會。感謝大家。我覺得非常榮幸。而且,我還是想介紹一下剛才阿來先生提到的《云中記》,我坐在那里傾聽,我非常感動,日本幾年前也有東北的3.11大地震,當時海嘯席卷而來,災害非常大,當時我作為一個作家,我想我能做點什么呢?我始終在想這件事情。我是作家,必須得寫點什么。我就需要介紹給大家傳達給大家點什么。但是我沒能夠把它訴諸于語言,我的一些寫作的伙伴朋友們,他們寫了。但是我寫的晚,始終在想我怎么辦,我寫點什么,一年之前,我終于有了一個邂逅,和阿來先生一樣,也就是古典日本傳統的謠曲,我看了謠曲之后,我才覺得我能夠寫點什么,有了這樣一個想法,因此我覺得,剛才您講的非常重要,也非常有意義。媒體的一個作用,我們知道地震發生的時候,對于這個地震的災情,應該是第一時間匯報,這是媒體應該做的,承擔的責任。而我們作為一個作家,寫小說的,在大家匯報之后,所有的一切塵埃落定之后,我們再重新一次把它用語言傳達出來,傳給各位,這其實我們作家應該做的一個事情,我們的使命。我剛才傾聽之后,我切身感受到了這一點,也感謝您。接下來我講一下我準備好的內容。這是我第三次到四川來,每次從這里出發進入喜馬拉雅,尤其咱們現在所在的成都,讓我期待的有兩點。大家都非常清楚,我們知道有一個三星堆遺址,這個遺址我是最愛,但是我還沒去過。我隱約記得是80年代出土的,它也來到日本東京展覽,我當時住在小田園,一直跑到東京去看這個展覽,現在我在這個出土的當地,一定想親眼看一下。另外還有一點非常期待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一提到成都,從日本來看,是科幻作品—SF。是一個尖端的城市,在科幻作品方面走在前沿的城市。就在前一段時間,在成都召開了科幻大會,在日本都不可以想象它的這樣的盛況。但是在成都,這樣的科幻大會之際,有非常多的贊助商,開得非常盛大。我也耳聞這件事情。而且非常關注這件事情。因此基于這兩點我非常期待來成都。我剛才提到的三星堆的遺址,這個是在幾年前,我在我的小說里面也用到了這個素材,我最吃驚的、最震撼的,也就是它的豎過來的一個“目”字,大家知道它有一個黃金面具是出土物,這個東西它是豎過來的一個“目”字,這個非常神奇,大家也搞不清楚。

三星堆遺址帶給我們的東西非常多,非常重大的一個意義有這樣一點。也就是我們知道《山海經》,它是一本地理書,在日本都這么介紹。它是古代中國的一個神話等等,都囊括在中的一個奇書,神話色彩的。但是,關于這個,我們知道,司馬遷是寫史書的,他也沒有提到《山海經》,而這個《山海經》實際上是一本史書,而這一點我們通過出土了三星堆的遺址才知道了這一點,這是三星堆的最重要的一個意義。我們知道它的眼睛,中間有眼,經常說它是第三只眼,但實際上不是,它是象征著龍的。因此,為了把它停在那里,然后才鑿了一個眼,這是后來考古知道的。在《山海經》當中我們知道有屬龍的一個記載,除此之外,我們知道在古代還有神靈西王母,她是一個女性,叫王母娘娘,這個女性現在都說她是非常溫和、非常美貌的一個女性,但實際上最初她是長得很猙獰的,這些我也通過這次出土才學到了很多,扭轉了我此前的一個誤解。和日本有什么關系呢?大家知道有一個神樹,大概是不到五米,四米多,叫神樹。也就是神之樹。它有一個樹枝,這個樹枝上落了一只鳥,這個鳥當初大家都爭論不休,有說是烏鴉的,有說是雞的,現在基本上成了一個定論,說是雞。而這個神樹,大家有說它是扶桑之樹,那就是很大的一個樹,也就是生長在東方的樹,在中國的很多古典文獻當中,一提到扶桑,大家都知道它是在東方的。也就是日本,也成為日本的一個象征,叫扶桑。那么,成都和日本,那就是有緣分了。我自己是這么認為的。而且,我們剛才提到了神樹,神樹上面一開始不是有爭論說上面落著一只烏鴉,大家為什么這樣主張呢?也是有理由的。到底是基于什么樣的理由呢?也就是在中國,大家知道太陽,太陽是怎么從東面升起,然后又到了西方,古代人認為,它是烏鴉把太陽背過來的。因此,中國很多的古代的文獻,還有畫卷當中,烏鴉和太陽經常是成對出現的。我們知道,太陽原來有十個,這十個太陽是一個烏鴉背過來的,但是,太陽有十個就太熱了,人民怎么能忍受這樣的炎熱呢?于是,出來了一個叫后羿的男人,他擅長用弓射箭,于是他射掉了九個,才有了今天的一個太陽的樣子。在這個運送太陽過來的烏鴉,它經過了很長途的跋涉,從日本,后來還有韓國,也就是說,經過朝鮮半島長途跋涉,帶到了日本。不單單是思想在傳播,也把這樣一個傳說傳播到了日本。在幾年之前,韓國、日本,我們一同有一個共同舉辦的足球世界杯。當時有一個標志也是三足烏鴉,叫三足鴉,這個也說明日本和韓國有好的一個象征。我覺得這個標識確定的非常好,至今我也覺得這個標識設計得非常好。另外,這個烏鴉到底是什么呢?我這么認為,當然應該是在太陽當中有黑點,太陽當中的這個黑子,大家都把它叫做太陽黑子。你不能用肉眼來看太陽的,因為它的光芒四射的,但是在朝陽的時候以及夕陽的時候,光芒不那么強烈,肉眼可以看的。以前古人視力非常好?赡苁悄軌蚰繙y,肉眼能夠看到太陽黑子的,那這個太陽黑子,很多人有很多樣的學說和見解,就覺得這個黑點是黑色的烏鴉在搬運太陽,烏鴉是住在太陽里面的。由此才有了太陽和烏鴉的關聯。當然這是我的學說。我接下來要講一下科幻。我們知道,成都有一個科幻雜志,《幻界》,成都的科幻出版物非常繁盛,我知道有一本《三體》的科幻小說,這個是在全球賣得最好的科幻小說,是劉慈欣先生的著作。在日本,今年的夏天,開始出售。我此前沒有讀過,但是因為這次要來成都,我是必須得看,所以三天前我就開始在讀這本書,馬上就要讀完了。他寫的是什么呢?中國的作家非常多,有一個在美國的華人作家,他也把它翻譯介紹到了美國,美國的奧巴馬前總統也讀了這本書,而且,他讀了上文就想讀下文,這本書一千部以上在全世界得以銷售,人氣非常高?梢哉f,我第一次走訪成都,我也開始期待第四次第五次。我覺得,在成都是可以召開科幻小說的比賽,也就是在全世界的科幻小說的作家,把他們聚集在一起,召開這樣的大會。下次,非常期待,也非常希望能在成都召開。如果真的有機會能在成都召開,請大家一定邀請我,當然我會自己花錢,自費來參加。

剛才我講了烏鴉。這個烏鴉之外,還有一個日本、韓國、中國都有繁衍生長的魚,這個魚大家知道是什么嗎?左邊寫一個“魚”,右邊寫一個占卜的“占”,在中國我不知道它怎么說,有可能說成叫香魚,因為它很香。在世界范圍內,只有兩種,現在日本、韓國、中國都有繁衍生存。另外,在日本,還有一種是只有在沖繩地區生長的,我們把這種魚可以說是日本、韓國、中國都有的一種魚,我在這三個國家都釣過這種魚。在韓國釜山往西有很多河,這些河里面都有這種魚,比日本的這種魚要個大,在日本如果碰到30公分的就已經很少見了,而在韓國南部30公分的很常見,能釣到很多,我為了釣到這樣的大魚去了好多次的韓國,因為一塊釣魚,釣到了很多的伙伴,這些伙伴對我非常友好,拿我當朋友。另外,在中國,在中國臺灣地區,也有這種魚,周圍的環境,不太好,但是在上流地區有很多的支流,是有可以釣魚的地方,我在那里釣過很多的魚。另外,在中國與緬甸的一個邊境,這里面的水流非常湍急,在這里能釣到這種魚,對我來說也是非常興奮。因此,對于日本、韓國、中國三國,我能想到的就是剛才介紹的三足鴉,以及香魚。如果可以實現的話,希望三國一塊搞一下釣香魚會,如果可以實現的話,這也滿足我的個人的一個心愿。感謝各位的傾聽。

(責編:趙光霞、燕帥)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等與會并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等與會并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于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于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

波多野结衣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