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車站的聚會》上映 除了講故事還想給觀眾個世界

2019年12月06日08:12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導演刁亦男:生活是有秘密的我們應該敬畏它

  導演刁亦男

  導演刁亦男喜歡火車站,認為這是個非常浪漫的地方,人們在這里上演著聚散離合,這里也是命運的中轉站,所以,他將新片起名為《南方車站的聚會》,在這里,胡歌扮演的周澤農和桂綸鎂扮演的劉愛愛相遇,他們各自有著不愿告人的目的,雨夜的潮濕和朦朧,更營造了神秘和好奇的氛圍。

  因為上一部作品《白日焰火》在柏林電影節上表現驚艷,捧得最佳影片金熊獎和最佳男主角獎(廖凡)兩項大獎,使得人們對于刁亦男的這部新作《南方車站的聚會》寄予厚望,《白日焰火》后暌違五年,刁亦男這次要講述一個怎樣的故事?

  其實說來并無太大玄虛,影片的故事起源于刁亦男的一個“白日夢”和一則新聞報道。

  故事

  “搏命換賞金”賭局 想象也能照進現實

  《南方車站的聚會》于12月6日上映,講述一個偷車團伙頭目,遭遇懸賞通緝而走上逃亡之路,卻醞釀出一場“搏命換賞金”的賭局,尋求自我救贖的故事。

  刁亦男說,自己一天坐在沙發上,突然覺得那些沒有錢的人獲得巨額錢款的一個可能路徑,就是他們被通緝了,而且身上背負著巨額的賞金!斑@個賞金是他這一輩子可能最有價值的一個結果的呈現,可能聽起來的確像一個匪夷所思的白日夢,然后覺得這個故事太自戀了,就把它大概記了一下,扔在一邊了!

  沒想到過了兩年,這個被擱置到一邊的故事居然真實發生了,“大概是 2014 年,拍完《白日焰火》以后,突然我在新聞里看到了一個真實事件。一個東北大哥在哈爾濱附近殺了一個警察越獄,他躲在他們村附近一個小山上,藏了大概一個禮拜,實在扛不住饑寒,就到村里的小賣店,想討一點吃喝,突然發現小賣店里邊有一張通緝令,他一看自己值 10 萬塊錢,想到自己這輩子都沒有值過這么多錢,就決定把這筆錢留給侄女,于是他回到親戚家,吃了最后一頓豐盛的大餐,叫來眾多親戚把他綁起來,交送了公安機關!钡笠嗄姓f道。

  這個真實的故事讓刁亦男發現自己早先“矯情的一想”,貌似也沒有脫離生活,“或者是說,我這種感覺是對生活的某種預感,當你不可能親身經歷你所寫的全部內容時,一個作者靠什么走得更遠,其實就是靠對生活的預感,我們叫靈感,或者是靈感和預感的結合!

  何以會關注一個逃亡者的命運,刁亦男表示,可能是因為自己怕死,所以對死亡、困惑這些問題都很敏感,而這個逃亡者可以說正面臨著人生的終極苦惱,就是怎樣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沒有哪個社會可以消除我們對生活的憂傷,擺脫對死亡的恐懼。戰勝死亡和破解這些困惑的唯一辦法就是行動,而這個逃亡者可以讓我感受到他處在這樣的一個危險的環境里,通過行動改變了自己!赌戏杰囌镜木蹠分v的是一個人跟自己的內心,跟死亡戰斗的故事。主人公用36個小時給予了解答,他在時間里拯救了自己或許悲催的人生!

  風格

  除了想講個故事外 還想給觀眾個世界

  《南方車站的聚會》不是一部讓人看著愉悅的故事,雨夜更占了影片很大比重,也因此有人提出這部電影是中國新黑色電影的概念,認為它吸取了很多西方影像的養分,同時又融入了本土語境。對此,刁亦男坦承拍攝時沒想那么多:“我們只是在拍攝的過程當中,尋找第一時間覺得符合劇本氣氛的空間,然后按照我們的想法把它拍出來。比如,拍攝,我們會強調一些有調度的場景和分切的結合。剪輯的時候我們也會留下一些的信息,不閉合的氣口,然后激發觀眾某些不確定的推理,做一些不可靠的事件描述。其實更多的是讓大家獲得某種開放的體驗,以及抽象的闡釋電影故事的空間!

  空間是刁亦男拍攝這部電影時一直強調的,因為除了想給觀眾一個故事以外,還想給觀眾一個世界。在刁亦男看來,故事可能是根莖,觀眾拔起這個根莖,會帶出一些泥土散落在周邊,“另外我們也強調故事的不閉合和不光滑,就是說每一個鏡頭或者每一個段落,它都是有自主性的,讓它發展到一個頂點。就好像很多矢量的碎片。當這些自主發展的碎片奔向一個地方的時候,這些矢量就會變成一個行動線!

  刁亦男透露劇組看景時,對空間的把握和要求歷經了很多次的篩選,“因為我們的方法是以空間作為基礎,不是以表演作為基礎的。所有的出發點,第一首先是空間,演員也是被丟進了不可知的空間里面,被丟進了氣氛里面,然后演員自己去尋找某種身體的姿態,和這個空間去契合,和影像去契合,成為影像的一部分。所以空間就是一個氣氛情境空間對于這個電影的要求!

  拍攝

  80多個場景需做舊 夜戲和群戲最難拍

  《南方車站的聚會》拍攝期長達5個月。因為影片講述了2009年左右的故事,全片80多個場景全部需要做舊,而且85%為夜戲,在南方悶熱多雨、晝長夜短的夏季,每天的拍攝時間異常緊張。劇組有超過2000多名群演的大場面調度,在有限的拍攝時間內,劇組不但在燈光布景上下足了功夫,也在大場面群戲的拍攝上堅守著極高標準。

  因此,拍攝夜戲、群戲,也是刁亦男拍這部電影的最難之處:“最大難度就是夜戲太多,攝影、燈光,挑戰要求極高,因為夜戲要布燈,又要有體力,又有時間限制。這些集結在一起的話,攝影的壓力就會非常大!钡笠嗄刑钩须娪坝鞋F在的效果,要感謝整個制作團隊!赌戏杰囌镜木蹠返哪缓箨嚾萦信c刁亦男合作多年的攝影指導董勁松,美術指導劉強曾憑《白日焰火》獲最佳美術設計獎;而燈光指導黃志明參與過《花樣年華》等經典作品。

  刁亦男表示,每次拍攝有很多演員的群戲時,都會非常焦慮,“拍攝之前我們也會開會,跟制片方要時間,這全部是焦慮的體現。但當你一旦進入這個空間后,一切就好像開始進入到一種軌道里面。我的整個制作團隊非常優秀,大家都會從自己的角度完成得非常好!

  對于片中的長鏡頭,刁亦男表示,這是他和攝影師董勁松的拍攝習慣,兩人從合作以來,一直都有對長鏡頭的追求,“這也是一種趣味的基礎。我們如果拍攝一個比較成功的長鏡頭,會很開心,好像比分切鏡頭要開心一點。但是分切鏡頭我也認為是非常重要的,在我們這部電影里面,我是希望按照每一場戲和每一個段落的情緒來組織語言,而不是說一開始我們就要求這個電影就是長鏡頭,或者說這個電影就是分切鏡頭!

  演員

  遺憾廖凡發揮空間少 胡歌獲得不一樣體驗

  《南方車站的聚會》中,廖凡和桂綸鎂是繼《白日焰火》后和刁亦男的再次合作,讓刁亦男感覺遺憾的是,廖凡在這部電影里戲少,“這是唯一的遺憾。沒有給他更多的發揮的空間。但是,他當然也理解,一個劇本不可能每一個角色都賦予那么多的內容,他也很好地完成了他該做的,非常用心地去塑造這個角色!

  對于桂綸鎂,刁亦男大加贊賞,為了拍《南方車站的聚會》,桂綸鎂還去學了武漢話,刁亦男認為一個臺灣演員,可以演出這樣有質感的大陸女孩,非常了不得,“她讓這個角色表現出了神秘、世俗、天真,非常不容易。她在拍攝中,被溽熱造成的食物中毒擊倒,一直低燒,卻一直堅持了一整部戲。而且,在她最后一場重場戲時又被燙傷,我覺得應該向這樣的一個女演員致敬!

  至于胡歌,之前刁亦男曾透露,因為在雜志上看到其照片,被他的形象打動了。當時的胡歌正處于工作比較迷茫的時期,“一直在等一個好劇本,一個好角色”,所以兩人可謂一拍即合。

  《南方車站的聚會》算是胡歌第一次主演電影,刁亦男認為胡歌表現得非常優秀:“而且我覺得他為自己的未來打開了一扇門。他通過這次表演也會獲得不一樣的表演體驗,我對他要求更多的是肢體的動作。因為肢體是更純粹的通過避實就虛,通過寫意的方法,讓人獲得某種舉手投足間的意境之美。它更多的是要求你給我一個姿態的極限,甚至有時候我們會覺得它會向一種超驗的方向發展。那么這種東西其實是更高級的表演!

  談及未來,刁亦男表示,會繼續拍攝好看和有力量的電影,“好看的電影就是有故事和一定的戲劇性,吸引觀眾往下看,不悶的電影,它是可以進入到院線,被廣大的觀眾能夠觀看和接受的電影,所以這是電影最浪漫和最有價值的地方。而另外一個就是,電影就像一個夢一樣,你把所有的秘密藏在里面,去表達你的價值觀,和你對人生的思考,去感染觀眾!

  刁亦男希望在自己的電影中可以和觀眾互動,而不是直接呈現給觀眾一個結果,“基于對生活的敬畏,我們自己不能變成權威,告訴你生活是什么樣,應該是什么樣,人應該是什么樣。不是這樣的,生活是有秘密的,我們應該敬畏它。我們盡量去給你展現證據,不給你展現結果。你體會就可以了!蔽/記者 肖揚 統籌/滿羿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等與會并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等與會并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于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于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

波多野结衣电影